首页 »

法国大选丨里昂政治学院历史学教授柯蓉:我很担心勒庞会赢得大选

2019/10/23 4:14:26

法国大选丨里昂政治学院历史学教授柯蓉:我很担心勒庞会赢得大选


法国会诞生“女版特朗普”吗?支持玛丽娜·勒庞就等于喜欢她?听说过“意识重于物质”的法式选举文化吗?在法国大选首轮投票之前,正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讲学的里昂政治学院历史学教授柯蓉(Christine Cornet)接受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专访,从一位50多岁的法国知识女性的视角讲述她眼中的法国大选。

 

今年大不同

 

“女版特朗普”、民粹、丑闻……今年的法国大选似乎一反传统,处处看到美国大选的影子,甚至直接被比作美国大选2.0。对于经历过多次法国大选的柯蓉来说,她也感到今年大选和以往相比有很大变化,“不可预测”、“不确定”是她多次提到的词。正如美国大选结果证明民调失准一样,柯蓉说,法国大选的民调可信度也不如过去。虽然民调显示,独立候选人马克龙与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并列第一,但是第一轮投票结果也可能出现几种排列组合:马克龙与勒庞、勒庞与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勒庞与中右翼候选人菲永等等。第二是候选人的情况也和过去不同。比如马克龙是张新面孔,之前几乎没人知道他是谁,但是在这次大选中却意外走红。又如极右翼候选人勒庞,虽然从政多年,但是她的支持率从未像现在这么高,可以说达到历史顶峰。第三个变化是,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可能弃权,不去投票。“今年大选投票率很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一次,这种情况是我这代人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柯蓉说。

 

“政治厌倦症”

 

为什么在一个流淌着革命血液的国度,人们对可能改变未来的大选如此排斥,难道法国人得了“政治冷漠症”?柯蓉坦言,那是因为法国人对现实充满抱怨,对经济现状不满,对政治感到失望厌倦,有的甚至要抵制选举。而且当前的几位候选人没有一个让选民满意,不管他是左派还是右派,在法国人眼中,他们只是政客而已。选民只能在都不满意的候选人中选出不满意程度较轻的一位。

 

以勒庞为例,虽然她的人气比以前高很多,支持者也打破了政治立场、年龄、社会阶层的界线,现在既有老人,也有年轻人,既有右派,也有左派。柯蓉说,她女儿在法律大学学习,她的一些同学就支持勒庞。但是,勒庞的大多数支持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现实政治极度失望,对社会现实强烈不满,认为此前的萨科齐政府和奥朗德政府没给法国人带来实质好处。“他们其实是怀着一种厌倦的心情来选择勒庞,要投勒庞票并不代表这些人认同甚至喜欢勒庞。如果最终勒庞当选,法国人很可能会上街游行。”柯蓉说。

 

求变和恐穆

 

不过,在柯蓉眼中,勒庞支持率攀升也流露出法国人的两种心态,一是渴望变革,二是对安全威胁的恐惧。

 

柯蓉说,作为知识分子的她很希望实现社会变革,尤其是在教育、医疗、文化三个领域。这三个领域原本应该体现社会公共职能,但是现在却出现私有化趋势。“比如我是一位公立大学的教授,我不希望把女儿送到学费很高的私立学校读书。如果生病了,我希望去公立医院看病,而不想去收费更高的私立医院。公共领域的私有化趋势将导致社会走向不平等。”

 

另一方面,法国人对恐怖分子以及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恐惧心理也推高了勒庞的支持率。勒庞被视为法国女版“特朗普”,代表了法国国内民粹、排外的声音,那么,这是否表示法国也被冲击西方的反全球化和民粹排外思潮攻陷?柯蓉说,法国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应该放在国际大环境中来看。法国人对伊斯兰激进分子、恐怖主义感到害怕,担心穆斯林可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因为害怕所以越来越封闭,而勒庞主张排外,这也成为许多人转而支持勒庞的原因。在柯蓉看来,选勒庞会让法国变得越来越封闭。

 

意识高于物质

 

虽然预计今年的投票率会很低,但是柯蓉说她很珍惜自己的选举权,尤其是身为女性的选举权。她说,法国从1945年开始才赋予女性投票权。当被问到她会把票投给哪位候选人时,柯蓉说会投给梅朗雄。在她看来,梅朗雄的政治理念虽然有浓厚的乌托邦色彩,但是乌托邦并不是坏事,乌托邦至少代表了对理想的追求。柯蓉说,他们这一代法国人觉得应该做出理性的选择,虽然乌托邦与理性还有距离,但是相比极右翼思想,从个人层面来说,她还是宁愿选择梅朗雄。“我们很怕极右翼候选人勒庞会赢得大选,所以都想阻止她,哪怕希望很小。”柯蓉说法国的知识阶层、学者应该也会和她一样做出这一选择。


  
在交流中,柯蓉还谈到法国特有的“选举文化”。她说,法国人其实并不在意候选人在竞选中抛出什么具体政策,他们更在乎的是这位候选人的价值理念与政治理想是否与自己相近。法国人认为,意识高于物质,价值理念和政治理想将塑造并决定政策的制定。所以法国人会把票投给与自己的价值观相近的候选人。比如马克龙原先是经济部长、银行家,他可能是一个好的银行家,也可能提出很好的经济政策,但这并不等于他能成为一个好总统,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

 

议会选举也很关键

 

上月的荷兰议会选举曾被视为欧洲是否“向右转”的风向标。现在,法国被外界视为下一个风向标,而且比荷兰更具有象征意味。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甚至说,法国大选可能会影响欧盟的兴衰。那么,荷兰大选结果能否预示法国的命运?柯蓉对此并不认同。“荷兰与法国的历史、政体以及政治环境完全不同,荷兰的大选结果不会影响法国选民的选择。”柯蓉说,在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法国与欧洲应该彼此团结。她还强调,无论哪位候选人赢得大选,成为下届法国总统,都不会影响法中关系,因为法国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历时悠久,不会因为这次大选而发生变化。

 

“其实,真正决定法国未来的并不完全是这次总统大选,今年6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也很关键。”柯蓉说,比如马克龙就算赢得总统大选,但是作为独立候选人,他如果不能在6月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派支持,那么他如何顺利就职,他提出的政策议程又如何落实?所以法国的未来走向还要观察6月议会选举的结果。
   
(上外法语系师生对此采访提供了翻译等帮助。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