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制片人下跪磕头,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怎么啦?

2019/10/10 0:49:53

电影制片人下跪磕头,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怎么啦?

著名导演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正在上映。这部作品极为罕见地获得业内众多名家大家的盛赞和推荐,李安、张艺谋、陈凯歌等众多重量级电影人纷纷为这部电影站台。然而好口碑并没有带来高票房。由于排片率低、票房惨淡,为《百鸟朝凤》义务承担宣传推广工作的著名制片人方励,甚至在微博直播中下跪磕头,恳求电影院线经理为这部电影增加排片量。方励这一跪,引发舆论热议,《百鸟朝凤》成为热门话题,今天电影院线的排片量、上座率都明显上升。但票房是否能就此逆转,还要拭目以待。

 

一坚守艺术品质的电影人和电影作品,其艰难处境,与《百鸟朝凤》影片中描述的唢呐民间艺人何其相似。这种局面,不禁让人联想到目前电影界的另一桩盛事,以及在这桩电影盛事上,华语电影遭遇的尴尬。刚刚开幕的第69届戛纳电影节令人颇感遗憾——既没有华语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也没有华语电影人担任各单元的评委。戛纳向来是华语电影的福地,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惨淡局面,还是1992年的事情了。

 

然而,尽管没有作品参赛,但戛纳电影节上并不缺少华语电影人的面孔。据媒体的不完全统计,共有21位华语艺人(有些甚至称不上艺人)走上了电影节开幕式的红地毯。近年来,由范冰冰、张馨予等艺人“蹭红毯”引发的热词“毯星”,在今年的戛纳红毯上更加大放异彩。

 

当然,并非没有作品又走红毯的明星都是“毯星”。巩俐、李冰冰有品牌代言在身,她们非但不是“蹭红毯”,巩俐走红毯时甚至还获得了清场礼遇。但有些人的红毯秀就没那么名正言顺了。当年范冰冰以“龙袍”抢镜,一时惹来无数争议。张馨予的一袭红绿大棉袄更是引来嘘声一片。然而,范张两人跟今年的后辈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炒作指数相形见绌。比如说,有人知道“赵尔玲”是谁吗?她穿着一袭自称“凤袍”,但被媒体戏称为“鸡毛掸子”的衣服,在红毯上一步三摇,试图多停留一点时间。结果被现场保安劝走——用一些媒体的过度描述,是“被保安活活叉走”。除了摆明硬蹭的,还有真伪莫辨的。电影《盗墓笔记》主创团队做足戛纳文章,图文直播一直做到盛装出击前一刻。然后堵车了,没有出现在戛纳红毯上。紧接着,网上就曝出未经权威证实的“价目表”,有鼻子有眼地列出各种蹭红毯的明码标价,再次引来舆论一片哗然。

 

电影节的主角是电影,以及携电影作品出席的电影人,这一点不言而喻。但近年来,一些电影人甚至网红,都嗅到了电影节红毯的巨大机会。当然,红毯现场的长枪短炮,未必会给名不见经传者多少镜头。但笼罩上“戛纳”的耀眼光环,就可以“墙外开花墙内香”,忽悠国内的不明真相者了。明星艺人花点钱买张入场券,往戛纳红毯上一站,其宣传团队就到处发通稿,什么标题都敢用——轰动戛纳,艳冠戛纳,力压某某。还别说,这招看似很愚蠢,其实很管用。不少明星艺人就靠这个提高了知名度,闯出了事业新天地。

 

镀金场所不独戛纳红毯。著名的维也纳金色大厅,也是演艺人员海外镀金的“圣地”。然而,这些炒作和噱头,或许可以提高艺人本身的知名度,但对于艺术的提高几无进益。它只会助长文化艺术领域的浮躁之风,使更多人不是通过作品,而是通过炒作、噱头来博出位。前几年蹭红毯的情况还比较少,今年戛纳红毯上可谓遍地开花,而且有些“花”简直就开成了“奇葩”。为了吸引媒体镜头和观众眼球,一些网红不惜奇装异服,衣着打扮达到有碍观瞻的程度,有损华语电影、华语电影人的形象。

 

戛纳电影节上,奇葩遍地盛开、电影颗粒无收的窘境,何尝不是华语电影现状的一种隐喻。一些坚守艺术品质的电影人和电影举步维艰,但电影市场一点都不低迷,而是烈火烹油,一片红火。这就导致了一种很矛盾的现状——在电影市场备受各路资本追捧,票房连创新高的大好形势下,电影艺术水准却令人担忧。而且,假票房丑闻接二连三曝光,电影市场甚至深陷洗钱传闻的困扰。种种乱象,虽然使电影票房一片兴旺,但真正坚守艺术品质的电影作品和电影人,却可能遭受着严峻的生存困局。

 

艺术电影的生存困局,导致了著名电影制片人方励行为艺术一般的下跪磕头。惊人一跪能否让《百鸟朝凤》票房反转,目前还不得而知。至于“跪求”能否让艺术电影绝处逢生,那就更加不敢乐观了。在国内电影市场上,一些高调炒作、熟悉市场运作的低劣电影赚得盘满钵满,而一些坚守艺术品质、精心雕琢的电影作品却惨遭市场滑铁卢。在国外电影舞台上,各路华语电影人马纷纷奔赴戛纳,蹭红毯、博宣传,华语电影本身却集体无缘电影节——这两者之间,多多少少有点同构关系吧?

 

本栏目投稿邮箱:shobserverrp@163.com 题图来源:新华网 图片编辑:朱瓅